首页 > 项目投资 > vivo拟在印度投资39.8亿元 新建第二个工厂

vivo拟在印度投资39.8亿元 新建第二个工厂

中国项目可行性研究中心  2018-12-03  浏览:

  据《印度经济时报》11月30日报道,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vivo在印度的负责人Nipun Marya称,拟在其“印度制造”的第二阶段继续投资400亿卢比(约合39.8亿人民币),主要用手机整机制造和零售品牌企业建设。


  在李星的上一篇《印度取代中国成华为、小米手机业务重心,撒钱上亿美元学OPPO、vivo成开店狂魔!》文中曾提到,在本月19日,有媒体报道成为了全球第二大手机制造商华为,将从明年开始将向印度投资超过1亿美元,同时扩大当地制造业,在印度生产手机,并计划开设1000家品牌门店,以通过其华为、荣耀双品牌战略赢得印度市场,以确保公司能在印度市场立足。


  同时据隔日彭博社就报道称,小米集团截至10月底已在印度开设500多家门店,并计划到明年底将其在印度的门店数增至5000多家,拓展农村线下销售。也就是说,小米将在印度市场一年内扩张10倍的门店。


  这是李星认为当中国国内智能手机市场一片被惨烈的寒冬蹂躏之下,销售数量年跌两位数的时候,隔壁印度市场成了接替中国国内本土市场,迅速站上了全球出货量增长数据最大的市场地位。作为在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生产制造基地里成长起来的中国智能手机品牌,也全部蜂拥进入印度市场,经过不到两年的短暂市场,就也已经到了贴身肉搏战的阶段。


  针对这次投资,报道称vivo在印度的智能手机制造基地规模将接近其在中国两个工厂的规模,并在印度亦名列前茅。也就是说,不出意外,vivo下一步的业务重心,也开始往印度市场倾斜。


  vivo在印度的负责人Nipun Marya对媒体表示,vivo印度目前已在其现有工厂附近获得近169英亩土地以建造第二个工厂,预期新工厂将在12-18个月后建成投入使用,届时第一期建成的工厂将带来5000份新的就业机会。,


  vivo现有的工厂位于印度北方省的大诺伊达地区,占地50英亩多,已完全实现本地化生产,比如印刷电路板也在当地生产,该工厂的投资为30亿卢比。此次vivo投建的新工厂投资额为80亿卢比,接近原来工厂的三倍。


  另了解vivo内情的人透露,在华为与小米加大了印度的销售业务后,vivo也重启了印度的零售业务扩张计划,vivo还在印度投资了单一品牌零售业企业。Nipun Marya也称,vivo已经在印度获得了一家在线商店所有权,并正计划以此品牌为标识开设线下零售店,但拒绝透露零售投资计划。


  OPPO和vivo最开始在印度市场的销售上基本上完全复制其在中国国内的模式,其线下手机店覆盖到连最小城镇也不漏掉的地步,仅仅几年间,OPPO和vivo在印度就开了上万家的线下手机店,并通过密集的来打开知名度。


  不过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受印度市场销售利润回报压力过大的影响,OPPO和vivo两大品牌开始调整了战略,除了也推出相应的低价机型外,同时也不再强调市场覆盖,开始考核盈利并缩减经销商利润。虽然这一举措导致印度一些实体店停止销售两大品牌的手机,但也让OPPO和vivo的利润损失速度有所降低。不过仅管如此,OPPO和vivo在印度仍有超过8000多家的线下手机实体店。


  除此之外,虽然两家的手机销量仍在保持增长,但OPPO、vivo还是从去年开始削减了在中国国内的工厂建设投资。从李星在行业中了解的信息显示,OPPO、vivo也开始学习红米、荣耀手机的运营模式,把大量的标准机型订单给了中国国内的ODM厂商,然后自己贴牌出货。


  而随着印度市场的4G网络建设速加快,当地的上网费用也越来越便宜,印度也开始出现了类似中国国内三年前3G网络升级4G网络的情形,大量的消费群体跳过PC上网阶段,直接成为移动互联网的智能手机用户,导致智能手机销售增长速度也达到与当年中国国内市场一样,从李星粗略的数据显示,印度的智能手机用户增长速度超过了20%。


  李星在对比了多种数据后发现,今年的销售总量将达到超过6成的手机实现了印度本地组装生产,而且印度市场的智能手机销售增长速度也在16~18%之间。除了销售一手智能手机外,印度另外还有一个庞大的二手智能手机市场。由于这个市场由于十分灰色,起来很困难,但其年出货量也已经接近2000万台的规模,相当于很多中、小品牌手机的加起来的出货量总和。


  正是如此,各个品牌今年不得不对印度市场进行重新评估,也就是说,在一手智能手机销售数据增长速度放缓的情况下,如何利用印度本土制造的优势来挤压二手智能手机市场,或许也成了这些一线品牌在打压垮其它二、三线中小品牌厂商后,另一个瞄准的目标。


  实际上,除了中国国内的品牌厂商外,台商鸿海和纬创早就开始在印度建设了大量的智能手机组装生产产能与零配件产能,如华为荣耀、小米在印度的智能手机产能,就是由这两家公司提供。而在今年7月份时,三星电子也投资了491.5亿卢比在诺伊达新建了全球最大的移动设备工厂。


  智能手机的组装生产产能这种往印度市场大量转移的动作,受影响最大的就中国国内庞大的手机制造供应链企业。如果说前两年中国国内二、三线的手机制造供应链企业,也如果中国国内的二、三线手机品牌一样不断的消失,那么现在中国国内一线品牌的产能往印度市场转移,则让中国国内的一线手机制造供应链企业,也开始正视起前两年疯狂扩产后所留下的庞大产能,最终要如何消化的难题来。


  事实上,从去年很多台商手机制造供应链上市企业纷纷对外宣布转型,往车载、智能制造、智能家居娱乐网送彩金后,中国国内的手机制造供应链上市企业还没来得及开心,就发现行业过剩的产能也让自己开始接单不再那么饱满了。


  于是,在过了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中国国内的手机制造供应链上市公司,也开始纷纷在各种公告上对外宣布往车载、智能制造、智能家居转型,步上了跟台商手机制造供应链上市企业的后尘。


  实际上,小米今年湖北开供应商大会的时候,雷军先生就曾公开对现场的供应商表示,希望他们能够到印度去建厂,跟印度的小米手机产能配套。而当时响应比较高调的就是触摸与显示产品供应商合力泰,曾公告要在印度本土建手机零组件生产工厂。


  另外,李星从行业中了解到的信息显示,当国内一些显示模组企业还在升级自己的触摸与显示模组加工设备时候,台商纬创则是继前两年日本厂商大量抛售二手触摸与显示模组加工设备,在市场上大量抛售二手高端COG模组设备的厂商。


  而同时,台商中从事触摸与显示模组加工业务的工厂,都加大了在台湾本土和印度建厂的速度。另外,台商企业中从事智能手机结构件与功能件的厂商,也在今年下半年调整了原本计划在中国国内新增产能的计划,把一些高端产品的产能扩张计划,全部回撤回了台湾本土,或到越南或印度等地寻找更合适的投资地。


  而台商这些新的产能建设起来之后,可以想象会从现在的中国国内供应链企业划走多少订单,这给在海外没有规划建设相应产能的中国国内供应链企业来说,一边要应对行业过剩产能带来的价格战,一方面又要面临智能手机产能重心逐步移出中国国内的窘境。加上前几年在融资上的杠杆压力越来越大,近期来大量中国国内供应链企业因各种原因产生投资人权益变更,也成了一种行业常态现象了。


  从现有的情况来看,部分中国国内的手机制造供应链企业,也开始要承受当年日本厂商所要承受的市场困境,要么自己随着当地产能消失而消失,要么往上游更高端的材料领域转型。也许到了明年、后年,大家就可以在印度媒体上看到类似当年中国国内企业如何牛逼打败日本企业垄断新闻,只不过这次新闻的主角变成了印度企业如何打败中国企业的垄断。

 

 

 

 

 

中国项目可行性研究中心相关研究成果《智能手机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



娱乐网送彩金